您好!欢迎访问华体会!
专注精密制造10载以上
专业点胶阀喷嘴,撞针,精密机械零件加工厂家
联系方式
陈小姐:13899999999
周先生:13988888888
您当前的位置: 主页 > 新闻动态 > 常见问题 >

常见问题

乡村系列散文:我的少年时代

更新时间  2021-11-07 23:03 阅读
本文摘要:我的少年时代 文/毛绍科 通常用温柔往返忆那斑驳的流年,心中总会充满对生活五彩斑斓的激动的热情。把它酿成温暖的文字,我便会有几分心灵的平静。 时间是个无声的审判官。过尽千帆后,错过的,沉淀把它置换成了风物,经典的,感悟把它化为影象。 人生,无非就是一张永无退路的单程票,一路向前。百年后的我,也许会是别人镜头里的难忘瞬间。―― 题记1:影象中的小院 回忆我的老宅,也只能用模糊而清晰的词语了。 四十年的时光已抹平了影象的棱角,剩下的却成了我永远抹不掉的琐屑和无序。

华体会

我的少年时代 文/毛绍科 通常用温柔往返忆那斑驳的流年,心中总会充满对生活五彩斑斓的激动的热情。把它酿成温暖的文字,我便会有几分心灵的平静。

时间是个无声的审判官。过尽千帆后,错过的,沉淀把它置换成了风物,经典的,感悟把它化为影象。

人生,无非就是一张永无退路的单程票,一路向前。百年后的我,也许会是别人镜头里的难忘瞬间。―― 题记1:影象中的小院 回忆我的老宅,也只能用模糊而清晰的词语了。

四十年的时光已抹平了影象的棱角,剩下的却成了我永远抹不掉的琐屑和无序。七十年月,我的老宅坐落在村东南角。从村里的主道下来要走三十来米长胡弄,内里就我们一家,可以说这个胡弄是我们家的‘专线’。

而这个胡弄正对着我家老屋的卧室(老屋是坐南朝北的,我们都叫它‘南屋’)。风水上来讲这样不吉祥,于是老爹便在进院子两米处,用泥巴掺麦杆垛了或许两米高的土墙,遮挡了卧室与主道的视线,我们叫它‘影背墙’,可能是挡背运的吧。老宅的主房原是五间,不知什么原因,在我没出生时就拆了东头两间,我记事时拆的痕迹还在。

主屋的墙在我影象里是摇摇欲坠的,房中用小小的檩子和高梁杆另有规格纷歧的蓝瓦组成。窗户棂用木条做的长方格子,夏天敞着,冬天用纸糊,那时塑料布很少,就是有卖的,其时也没这个闲钱。门是对开的,有不少弧形的裂痕。门后的蜘蛛网编织了我许多的童趣。

其时这样的屋子算不上破烂不堪,却也是不很体面的,可它带给我的是快乐的影象,温馨的童年。这个老屋陪我一直走到了一九九一年。

整个宅子除了那三间‘南屋’的几块很大很大的蓝砖(我们叫它‘暮年砖’)以外,其余全是黄土。黄土做的厨房、杂物间、围墙。厨房很矮,属东屋,个子高一点的人进屋要低头弯腰。

做饭都是烧树叶桔杆之类的,因此厨房内里的墙和房顶全积了一层厚厚的黑沫。杂物间白昼也只放一辆平板车,等晚上得把轱辘放到卧室去,畏惧别人丟去。厨房门外南方的椿树下是用土壤和碎砖彻成的饭桌。

小时的我脾气很暴燥,不知几多次在饭烫时来肆虐它,以此发泄我童年的恼怒。每当这时,怙恃总会微笑地端起我的碗,边用筷子搅边使劲吹。厨房南靠围墙的地方是一个在其时比力’阔气’的鸡窝,这在其时每家都有的。鸡窝分三层,上面有顶可防雨。

一层盛鸡粪,二层鸡的‘寝室’,三层鸡下蛋的地方。那时鸡蛋是家庭最主要的经济泉源,卖了置办一些盐呀碱呀家庭的日常必须品。鸡粪也很名贵,看鸡粪似粮食一样。

大人们晚上睡醒都要去看看鸡窝的,因为遭贼是常有的事。厨房北与邻人家的屋子中间有一个一米多宽的空间,这儿夏天很凉爽,便成了我们的乐园。我和哥哥弟弟另有玩伴在这里过了好长时间的‘家家’。

 围墙已被雨水冲刷的顶部呈锯齿型,原来约莫两米高的墙,有的地方也只有一米,另有两个可自由收支的豁口。我们姊妹多,都还小,早已把豁口处走出一条小路来了。那时还是团体劳动的生产队,怙恃到场劳动之外,可能没太多的精神吧,豁口好长时间没有修补。唯有生机的要算那几棵枣树了。

说起枣树,心中就会有感谢的影子婆娑掠过,摇曳着久远的岁月,叫醒着我的影象。院中那棵枣树,我打小它就老态龙钟,用一身千疮百孔写满了它的沧桑。

听老爹讲他小时这棵枣树已有数十年的树龄了。由于它滿树干的树洞,我小时爬起来挺省劲。老枣树象有灵性似的,在那些生活艰难的岁月中,它每年枝叶茂盛。

一到白露前后,满树的枣红彤彤,亮晶晶的。最惹眼的是高高的枝头的枣儿(下面的早让我们姊妹几个摘的差不多了,嘻嘻)。

待收获后找个地方把它晒干,冬天可救济一下生活。写到这,我很想为老枣树写几句赞语:沧桑百年枣树,历经岁月变迁,饱经风风雨雨,记载人间悲欢。老枣树啊,为我的童年添香! 老宅虽破,每当回忆它时,心中便会涌起一阵阵的温温暖柔情。

 ... ...未完,待续。


本文关键词:华体会,乡村,系列,散文,我的,少年,时代,我的,少年

本文来源:华体会-www.szxinyouya.com